☉ 重庆律师为你详解交通事故诉
☉ 向法院提出诉讼以后,可以撤
☉ 被告户籍不在本地,应该到哪
☉ 重庆律师余鹏谈如何找律师
☉ 那些情况需要聘请律师
☉ 重庆旅游局机构职能
☉ 重庆市移民局工作职责
☉ 关于人民法院落实廉政准则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配偶子女
☉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职业道德
☉ 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
☉ 铁路运输法院案件管辖范围的
☉ 起诉
☉ 民事诉讼风险提示书

咨询电话:159 2335 5937
   重庆律师在线首页 > 建筑与房地产工程业务 > -> 文章列表  [ 建筑与房地产工程业务 ]
 
物业公司补充赔偿责任的确定
编辑:重庆律师余鹏 添加时间:2012-08-03 08:40 阅读:

物业公司补充赔偿责任的确定——湖北汉川法院判决星网咖公司诉汉正物业公司等财产赔偿案


可以确定的未成年侵权人致业主财产损害,应先由本人及其父母承担侵权责任。物业公司的补充责任范围应从侵权行为的性质与强度、相关安保设施及制度、侵权行为前后安保义务的实际履行情况等方面综合判定。

案情

原告汉川星网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星网咖公司)系被告汉川汉正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简称汉正物业公司)所辖汉正商城的业主。2010年11月25日23时左右,被告黄某(1994年9月16日生)携带断丝钳等工具窜至原告网吧所在的楼顶,盗割原告空调室外机铜管和散热片。零时许,被告值班员通过电子监控发现其正转运赃物,追赶途中黄某从楼顶逃离。2011年7月,黄某被法院判处缓刑。同月16日,原告诉请被告汉正物业公司赔偿损失10万余元。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法院释明后原告申请追加黄某及其父母为本案被告,要求四被告共同赔偿。另查明,被告与业主均签订了统一的格式物业合同,除日常物业管理外,还特别约定了包括门岗执勤、巡视、晚间至少两小时一次定时或不定时巡逻。2009年初,被告在商城内安装电子监控系统,但在通往楼顶的消防通道及楼顶平台未安装探头,平台上装有业主20多台裸露的空调室外机。被告黄某案发当晚盗割其中6台的铜管和散热片。

裁判

湖北省汉川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黄某及其父母三被告应承担本案赔偿责任。物业公司的安保义务重在风险防控。本案中,在楼顶平台有大量裸装的空调室外机、近年来盗割贵重金属案件多发、商城内部分商业网点24小时开放的情况下,被告汉正物业公司在完善安全保障系统的过程中,忽视了对楼顶平台业主财产的监控,留下了安全隐患导致案发,应承担安保义务不作为的补充赔偿责任。2011年11月23日,法院判令被告黄某及其父母赔偿原告财产损失8.5万元,被告汉正物业公司在三被告不能赔偿时承担20%的补充赔偿责任。

一审判决后当事人均未上诉,被告汉正物业公司已自动给付原告1.7万元。

评析

违反安全保障义务下的侵权补充赔偿责任,是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所规定的内容,其构成要件有三:一是第三人的侵权行为是损害发生的直接原因;二是义务人对侵权的发生未尽合理限度的安保义务;三是如果义务人实施了其应当实施的安保作为义务,损害后果就可以避免或减轻。正是这种义务人的不作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相当因果关系的特殊性,受害人在因果关系的证明上只需证明义务人的不作为与损害的发生或扩大存在高度盖然性即可。侵权补充赔偿责任的“补充”性质包括两个方面:

1.后位责任,即首先应由直接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只有在不能确定直接侵权人或其没有赔偿能力时,才由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相应责任。其中,前者通常指直接侵权人实施侵权行为后,没有被受害人或特定机关及时发现,如财产失窃案未被侦破,此时受害人可以直接诉请义务人给予相应赔偿。对后者有疑义的是,在侵权人可以确定的情况下,如何认定其没有赔偿能力,以及受害人可否基于自己判断侵权人没有赔偿能力而直接诉请义务人承担责任。这既涉及补充赔偿责任的属性,也与义务人和受害人间的利益平衡和侵权责任立法目的相关。一般认为,后位责任应以先位责任经强制执行仍不能承担为前提,如有关虚假验资侵权责任的司法解释即明确规定,只有当债务人、虚假出资人的财产经法院强制执行仍不能偿债时,虚假验资人才在验资不实的范围内根据过错大小承担责任。侵权责任法对安全保障义务人后位补充责任的规定,明确划分了义务和责任界线,有利于加强相关领域的风险防控,实现损害的合理分配和各方的利益平衡。这也是法官向原告释明追加直接侵权人黄某为本案被告的法理基础。

本案的另一问题是,因黄某是未成年人,正确界定其法定监护人(父母)在本案中的诉讼法律地位,直接关系到原告及被告汉正物业公司的利益。对此,司法实践中存在多种做法,有的列为法定代理人并判令其担责,也有的列为第三人。结合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关于监护人侵权责任的替代责任属性来看,基于被监护人实施侵权行为并致人损害这一事实,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符合“因同一事实或法律上的原因,使共同诉讼人具有共同的权利或义务”的必要共同诉讼类型。因此,本案中法官行使释明权后由原告提出申请,或法院依职权主动追加黄某的父母为共同被告,符合共同诉讼与侵权责任的民事法理和立法宗旨。

2.合理范围内的实体责任,即在直接侵权人不能全额赔偿时,由安全保障义务人补足差额,该差额以义务人能够防止或制止损害的范围为限。如果义务人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则损害根本不会发生时,该范围与第三人的赔偿责任范围完全一致。但在许多时候特别是类似本案第三人故意犯罪导致损害的情况下,侵权人往往利用了义务人安全保障方面的缺陷。在这种情况下,基于侵权行为的恶劣性,义务人的责任范围则要小得多,其大小应根据义务人在履行安全保障义务上的过错来确定。就物业公司的过错及责任范围而言,应以其资质等级和收费标准为基础,结合法定、约定或行业安全保障标准,从侵权行为的性质和强度、相关安全保障设施及制度、侵权行为发生前后义务的实际履行情况三个主要方面来综合判定。如果物业公司没有过错,即使业主遭受了损害也不应当承担责任。反之,则应视过错大小承担合理范围内的实体责任。

具体到本案,因被告汉正物业公司在履行安全保障义务、完善安保系统上存在明显漏洞,导致16岁的被告黄某在长达一个多小时内盗割6台空调室外机未被发现,法院酌情确定20%的补充责任份额是合理的。

本案案号:(2011)川民初字第694号

 

 

上一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下一篇:房产证办理常见纠纷及解决
 

重庆律师在线首页 重庆律师事务所 重庆律师在线咨询 重庆律师余鹏微博 重庆律师推荐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石桥铺华宇名都29号商务楼8楼16号(地铁石桥铺站2号出口往新西亚大酒店方向前行30米,新西亚大酒店旁)
邮编:400041    电话:159 2335 5937  QQ:65299088  渝ICP备11007774号
声明:本网站使用的图片、文章除原创外均来源于网络,且用于非盈利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之,我们将立即撤换。
技术支持:老站长工作室